浪浪浪里个浪

浪浪浪浪

浪人的生活小妙招【特别版】

1.玘哥生日快乐!!!!×N
2.ooc是我的!搞事情是正主的!【bushi】×N
3.除了生日祝福,其他严禁上升正主!!!×N
以上×N
—————————————————————

        这天是陈玘生日,从网络到球队里都在变着花样给他庆祝,算算下来这几十年的生活里乒乓球成了不可缺少的部分。邱贻可,一个国乒口音的清流,用着川普打败了东北口的男人,也借着乒乓球的缘分占据了陈玘十好几年的记忆,而且还有继续占据后半生的势头。
        既然陈玘过生日了,邱贻可必须有些表示。邱贻可抓了抓有些长了的头发,他想不出自己是学大兄弟们录个视频还是打包点吃的送过去。反正无锡到南京也就一个小时的事儿,不如把自己送过去见见自己的小结巴,陪他过个生日。觉得计划通的邱贻可串通着方博订了车票还提前订了在南京的蛋糕。为了不让小结巴发现还硬扯着侄儿拍了个照片发微博,只想专心准备比赛的方博儿把嫌弃写在了脸上。

        南京比无锡气温稍微低了一点,但是还是热得邱贻可穿不住那件灰色外套。他一手抓着外套一手提着订好的蛋糕站在陈玘屋门口等着开门,多亏了单总的通风报信说陈玘中午就跟他们庆祝完了,晚上一个人回了家待着,不然只怕要空跑一趟呦。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门打开后的大龄少年先是呆住了然后又装作早就知道的模样隐藏着内心的欣喜,只有一直带着笑意的眼尾和接吻时的主动出卖了他的小心思。手指头顺着陈玘刚剪没多久的头发,软乎乎的手感特别舒服,邱贻可想自己婆娘要是有尾巴的话现在应该要翘上天了。

1.如何防止蜡烛燃烧时候溢出,提前扔冰箱里冻个24小时。

 

      既然是过生日怎么也得吃块儿蛋糕,哪怕是这么晚了也得意思意思吃一口讨个意头。两个人都抽烟,随手摸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蜡烛。陈玘一向不喜欢烛泪滴在蛋糕上,总觉得那一块蛋糕都是蜡烛味儿,影响口感。然而这一次陈玘许完愿吹了蜡烛后,他发现蜡烛并没有滴下烛泪。陈玘抬头挑着眉毛瞅着邱贻可,邱贻可会意摆出一副爸爸我多懂你的样子开口道:
       
        “知道你不喜欢烛泪,我提前让那个店把蜡烛冻了一天,厉害吧。”

2.不想蛋糕切出来不好看就烫下刀。

       吹了蜡烛许了愿也该切蛋糕了,陈玘还没等拿起刀,刀就被人抽走了。听到那人说等一下时候,陈玘总觉得后面要接一句刀下留人,不,是留蛋糕。抱着膀看着邱贻可把刀拿进厨房用开水烫了半天才拿回来,陈玘瞅着还有些冒烟的刀似乎明白了。他一边切着蛋糕一边问。

        “是不是烫一下切得齐一点儿。”
        “对头,让你发朋友圈的照片美观一点儿。”

3.吃剩的蛋糕怎么办

        为了陈玘不再老被人说胖了,邱贻可让自己婆娘吃了一块就不让再动嘴了。正拿着手机查怎么保存蛋糕时,陈大猫甩着并不存在的尾巴晃了过来,下巴抵在邱贻可肩上,凑在一块儿看着手机屏。
        刚吃过蛋糕的人似乎嘴角萦绕着奶油的甜味儿,诱惑着邱贻可的心神从手机屏飘到了旁边的人身上。拇指按上锁屏键,熄灭了屏幕,侧头吻上那嫣红柔软的唇瓣。嘴唇上可能真的残留着奶油,甜蜜温软像是布丁一般,邱贻可忍不住轻轻叼着那唇瓣吸吮摩擦,想要吞食入腹,又恐于日后寻不到这般美味一般,只用唇齿流连品味。
       接下来的事情像五月非洲的雨季一样,来的突然又顺理成章。邱贻可的手指和吻像是火苗,每到一处,陈玘就像蜡烛一样被点燃,最后变成熊熊烈火和那火苗融为一体。

—————————————————————

说真的,我是开车了的,开一半觉得车太破了……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