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浪里个浪

浪浪浪浪

冬阴功

1.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X3
2.切勿上升正主X3
3.文笔幼稚,请多担待X3
以上X3
手机渣排见谅
—————————————————————

       这天早上没有事儿,陈玘一觉睡到早上七点多,身子还是有点疲惫。或许是睡姿不正,陈玘再次错误认识了自己的人气,觉得自己除了没人疼浑身哪都疼。外面的风吹得窗户哗哗作响,陈玘的肚子咕咕作响,大冷天的总想吃些热的,比如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方便面。     
       陈玘想着想着就起来趿拉着拖鞋在屋里翻找,可能是之前吃完了忘了补货,也可能是师爷他们饿急眼了临时借调了几包,陈玘愣是没找到,他满脑子都是,老子这么大一包方便面呢?!
        好看的人或许总是被眷顾的,正当陈玘不自知地噘着嘴生闷气时候,余光一晃看到了自己用来装“女朋友”们送的小东西的箱子。翻了两下,陈玘眼睛一亮,一包红色的印着一碗红红绿绿的汤水的东西躺在一堆巧克力中间。这应该是方便面吧。陈玘想着虽然看不懂,但是自己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直觉告诉他,这玩意儿能吃,而且“女朋友”送的应该不错。

 

       热水烧开倾泻在面饼和调料粉上,倔强的面条一点点拜倒在开水的火辣下。陈玘利用着等待的时间上了淘宝查了查,原来是泰国的冬阴功味儿。陈玘瞅着图片里仅供参考的冬阴功,想着上次吃泰国菜是跟谁,有没有吃过冬阴功。
        上次吃泰国菜可能是太过久远,他没想起来吃没吃过冬阴功,只想起了对面坐着的那位的领子难得的压好了。想到这陈玘切换到微信,戳到人工置顶的窗口,按下了语音。
        “邱叔叔,我昨晚上梦到你了,大晚上的你还上我梦里折磨我,你是灾难么?我跟你说你得补偿我。”

        这边面饼已经彻底在开水的攻势下投降,筷子在汤水中搅拌开,图片仅供参考是全世界方便面老板的座右铭,这一碗除了红汤并没有任何菜叶叶。陈玘低头闻了闻,酸辣味儿冒失地闯进他的鼻腔,柠檬和香茅狼狈为奸勾得人胃口大开。
       陈玘刚要吃上一口,手机在旁边用震动强调自己的正宫位置。放下筷子拿起手机,刚才被要求索赔的那位回了信儿。
        “玘子你这就糊涂你。你做梦那是你想的,我还得跟你要出场费呢。你梦到我做啥了,让你种地去了?”
       
 

       陈玘听着那软乎乎的川普,嘴角挂上了不自知的笑。陈玘做了什么梦,他梦到昨晚他和邱贻可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样子。
        那是一个阴沉的天气,空气似乎都变成胶体一样,黏唧唧的难受。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被要求跑步,陈玘看着操场上一圈一圈跑步的人只觉得更加胸闷。正打算跟人说不跑了,自己有这个特权时候,手就被邱贻可拉住了,只听到一句玘子跑啊就被人拉着一圈一圈的跑。
       可能是汗水的代谢让人精神焕发,陈玘跟着邱贻可一圈一圈地跑,倒是觉得无比畅快。不知道跑了多久,两个人停了下来,陈玘忘了是谁跟自己说话,等他回过头来他找不到邱贻可了,除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塞到自己手里的钥匙扣。
        大概是知道邱贻可是吃醋,梦里的陈玘没有去找邱贻可,反而故意装不知道继续跟人嘻嘻哈哈,等着邱贻可矜持不住跑出来。可惜到梦醒了时候,还是没有找到邱贻可。
        他是不是真的走了,陈玘刚睡醒时有些分不清梦和现实,这是他脑子里的第一个问题。
       
 

       陈玘吸了两口面,面条裹挟着酸辣清香的汁水在味蕾上弥漫。辣椒混杂着柠檬的味道像极了邱贻可,清香的味道又不会让人难受,只会忍不住想去亲近。抬手抹了抹嘴角,陈玘删繁就简给邱贻可讲了讲自己的梦,不过省略了自己找不到邱贻可的部分。
        “等都放假了,见个面吃吃泰国菜,我发现这冬阴功味儿不错的。”

        梦里找不到你,我不会告诉你,因为我确信,醒来时候你肯定在我身边。

—————————————————————
        以上是阿浪在泰国吃出的感觉和昨晚的梦的产物,文笔不好写不出想要的那种感觉。抢亲和惑并没有弃坑,只是手机在萨瓦迪卡国报废时候没有备份,我现在要慢慢重新写……我这金鱼脑记性不好,所以给我点时间,慢慢来,学习萨瓦迪卡的态度,慢慢。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