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浪里个浪

浪浪浪浪

【浪人组/AU】抢亲4

1.和 @乔维_ 这位爸爸的联文
2.我要被事儿搞死了
3.脱缰野狗回不来了

       这让陈玘眼圈都快红了的男人叫马龙,是陈玘少年熟识,也算是发小儿。在陈玘小时候被自己家老头儿送去北平待过一段日子,说是学学东西,历练一下实际上是送去北平躲躲乱子。在北平住的那些日子里,天性让他跟北平的少爷圈混得融洽,但只有一个小孩儿让他特别留心。
        这个小孩儿就是马龙,那时候小马龙整天就笑眯眯的玘哥长玘哥短,一声声哥叫的陈玘真没脾气,到哪都是我龙仔我龙仔的,弄得北平少爷圈都戏称陈玘是马龙奶妈。每次听到这个陈玘都会一边骂着娘了个腚的一边一脚飞过去,转头听见马龙喊了声玘哥,陈玘马上换了张脸问他什么事。北平少爷圈的诸位少爷心说这特么不是奶妈谁信。

        北平一别数年,陈玘没想到在这土匪窝里遇到了自己的龙仔,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也顾不得什么军规军纪就跳了出来。这边马龙虽然比以前长得变了样,瘦了也高了,看着英气了不少,但见到陈玘时候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叫了声玘哥就连忙从上堂跑了下来。
        邱贻可看着陈玘和马龙抱在一团,脑子里不断循环着:搞啥子噻?老子婆娘咋还跟个土匪头子这么熟?

        邱贻可这刚打算上去把俩人拉开,就听见旁边一声卧槽振聋发聩。邱贻可扭头一看,这眉眼的模样,大黑狗……不是,藏獒来了,这才是这土匪窝的大当家,那跟自家婆娘抱着的这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儿又是谁?
        张继科这听说自己抢来的压寨夫人跟个大头兵在前面亲亲热热,话没听完就赶紧跑过来前头看看怎么回事。这刚到堂前就看见亲昵的不行的两个人,张继科比邱贻可果断多了,当即上前把俩人拉开。张继科正要拔枪,手上马上就被马龙按着,脑袋上被边上的邱贻可用抢指着。
        被大头兵指着就算了,被自己看上的人拦着这算怎么回事。张继科还没发问,马龙就解释道
        “继科儿,这就你之前天天念叨的陈玘,玘哥啊。玘哥你让你的人把枪放下吧,不然闹大了怎么收编。”
         张继科一听这是陈玘,马上脸就变了,仿佛刚刚杀气腾腾的凶老虎是别人一样。一旁的邱贻可看着这场面不对啊,怎么这土匪头子这样儿也像是惦记自家堂客一样?

        男人们说话总爱喝点酒吃点肉才能把话说开,晚上张继科安排人在院里摆了酒席招呼邱贻可的队伍。收编几乎是肯定的了,只是这收编的太顺利了让邱贻可觉得自己可能喝了假酒一样。
        几大碗酒下去,陈玘的意识有点飘忽,说话也有点磕磕巴巴了,不过嘴跟不上脑子并不影响陈玘套话。原来这张继科之前是抢了人,不过不是民女而是马龙,那天场面太混乱再加上马龙生得白净,围观群众就错把他当成了女娇娥。
        而马龙上了山,看了一遍张继科散散碎碎的土匪武装,很诚恳的告诉了张继科武装成这样是不行的,要找个机会整编加入正规队伍。
        张继科会打打杀杀,不太会整管队伍,干脆大手一挥把队伍交给了马龙。马龙本来想着过几天就去城里找部队谈谈,没想到邱贻可自己来了,还带着自己的玘哥。

   
        酒是越喝越多,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扶着谁回的屋。第二天陈玘睁开眼,一翻身就看到边上睡的邱贻可,这讨债鬼睡得口水都快淌出来了。陈玘撇了撇嘴,嫌弃的别过头打算赖一小会就起床。陈玘一翻身就看见自己另一边睡的张继科,这小土匪睡相比邱贻可好看多了。
         陈玘在心里嘀咕了半天也没了睡意,蹑手蹑脚地爬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就打算出门找龙仔,也不知道这孩子在那屋睡的。
       
        陈玘走了没一会儿,邱贻可也醒了,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矇矇眬眬地看着边上睡的人。喝多了脑壳疼,邱贻可迷糊的记着好像是自己扯着喝得在桌子上睡着了的陈玘进的屋,至于后面就忘得七七八八了。
        邱贻可可能酒还没醒,酒劲儿壮着胆子熏着脑子,邱贻可翻个身就把边上的人拽怀里搂着,手摸到腰上心里还嘀咕着:啥子噻,个婆娘咋一晚上瘦了这么多。
         邱贻可摸着摸着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小腰太瘦了噻,这心里疑惑着就睁开了眼睛瞧了瞧。
         三秒后,差不多全寨子都听到了邱贻可的一声我日。

评论(17)

热度(44)

  1. 乔维_浪浪浪里个浪 转载了此文字
    可愁死个人嘞,怎么接啊这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