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浪里个浪

浪浪浪浪

【浪人组/AU】抢亲3

乔维_:

* @浪浪浪里个浪  玩的就是心跳
*图个乐呵   别究背景   可以戳泰戈抢亲查看(并不存在的)全文




Chapter 3


        跑路到四川当兵虽说是上天的安排,对陈玘来说还真不算是什么好事。他才刚到成都,还未曾了解过天府之国的丰饶,在征兵点就被盯上了。


         招人的兵油子接过陈玘递来的证件翻了两下,怀疑全写在脸上。江苏人?来这儿要爪子?既识字又会使枪,长相也不赖,不会是孙传芳派过来的奸细吧?


         陈玘的证件被反扣在桌子上,当兵多年的老油条笑嘻嘻地请他留步,说报上去问问这种人才该分到哪儿去,不就是被扣下来等待处置么。


        也没跟他客气,陈玘往长凳上一坐就开始左右套近乎:“老哥,这片的长官是谁哇?”
“我也不是好晓得,听说是叫啥子,晓…晓占。”旁边刚来一个多星期的四川汉子操着浓重的口音回答他。


         晓占是辣个嘛,听到蛮耳熟……晓占……晓占……奶奶个腿的是肖战啊!


         “跟你讲哦,晓司令天天去外头开会,平时嘞训练都是邱长官来抓,其他事情你都可以找郝……”陈玘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猛的一把抓住隔壁还在滔滔不绝那人的手臂,“你们说的副司令,不会叫……邱、邱什么来着?”


         “对头,原来你晓得哦,就是喊到邱贻可!长官平时对我们蛮好,也不像别的地方说嘞动不动就拿皮带抽人。他好严的,就是贪杯、爱喝酒,还总被我们司令罚哈哈哈哈!”


         日哟,怎么走哪儿都能被讨债的追上。老子这才刚出虎穴,又进了个狼窝。


         一言以蔽之,妈卖批。


         “那个陈……什么,陈王己!”


         “我叫陈玘,起来的起。”


         “就你识字是吧,”陈玘很无奈,被叫错个名字还不给人纠正了噻,来通知的传话小兵冲他撇了撇嘴,“以后白天跟着训练,晚上和郝教员一起教文化课啊!”


         陈玘啪的立正,敬个了像模像样的军礼。



         军旅生涯从这里就开始了,充实的训练让他每天累得能沾床就睡。晚上的文化课也教得风生水起,给郝教员分担了不少压力。从来没在他眼前出现过的讨债鬼,更是让他以为诸事不宜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只是有一点不好,他不吃辣。一开始吃多了胃疼,抬头看看周围都捧着碗不亦乐乎,满头大汗了还要甩开膀子吃肉,这头又低了下去。
他嘶嘶哈哈吐着舌头吃不了多少,只能把饭菜推给同桌的其他人,啃上那么几个窝窝头。想吃鱼啊。


         还没等邱贻可夸下海口要娶直系军阀齐燮元拜把兄弟家中独子的事情传开,陈家少爷不知所踪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了。面上觉得挂不住的肖战回到川军驻地没多久,就又跑去开会了。这回,他可不敢再带上邱贻可。


         刚回来事儿多,邱贻可连轴转了好几天都没睡个好觉。当他好容易能歇口气缓下来,就梦见了那天见着的女娃娃,结结巴巴喊他,“邱、邱哥”。


         第二天没等天亮透,邱贻可就鬼鬼祟祟爬起来,还没拐过墙根就看见对面铺上的郝帅笑的一抖一抖,“就是洗个裤子嘛,谁还不是个大男人咋的?”邱贻可盯着他,心想老子这一坨子抡过去他可能会死。


         邱贻可自己丢了面子,也不能让别人好过。巡训练的时候东挑西捡,一会儿说这个动作不标准,一会儿觉得那个队伍没对齐。整圈绕下来,倒是差不多让所有人都晓得他邱贻可今天不高兴了。


         只听几声叫唤,靶场上呼啦啦围了老大一群人。邱贻可没过去看,该放松的休息时间也不好总搞得那么紧张。不如借着这个时间跟相熟的部下打听打听最近情况,谁知那人压根没看见他,急匆匆从邱贻可眼前跑过去扎进了人堆。


         有什么那么好看,邱贻可按捺不住好奇也过去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可了不得。


         比试枪法的这谁……老子是不是没睡醒?邱贻可狠掐了一把自己大腿,做梦呢?不远处那个站在靶子前面,军装捋起一半袖子,灰头土脸还笑得一脸嘚瑟的人是谁?


         邱贻可随便问了周围叫好的一个新兵蛋子,“这谁?左边那个一脸欠抽的。”


         小兵不可置信的看他一眼,没等他立正敬礼,邱贻可扬了扬手里皮鞭,示意他直接回话。“报告长官,他叫陈玘,是从江苏过来的。之前报上去过,说是识字又会使枪的怕是奸细,您说人才不可多得,就留下了。他枪法很好,每次都能赢。”


         我操,千里追夫啊。邱贻可被惊喜冲得脑子里就这一个念头。还好老子当初把他留下了,要不然上哪儿寻婆娘去。


         邱贻可既然知道自己要娶的人在队伍里,就不能啥也不做了。还在树后头思考着要不要去跟他比试一哈,结果集合号把他扯回了神。妈的怎么就收队了,老子错失良机。


         不过不急,来日方长。老子肯定不能让你跑了。


         邱贻可自己的中午饭也顾不上吃,跟着队伍去看他们吃饭。看着看着邱贻可看出不对劲来了:哦,老子婆娘不吃辣。


         第二天,炊事班得了条指令,说是所有的菜都不放辣椒。中午的时候四川汉子们呜哇瞎叫,鬼哭狼嚎成一片,“没有辣子哟,嘴巴要淡出鸟来咯!”


         陈玘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邱贻可同郝帅打商量,教员的小灶带多一个人。郝帅虽然奇怪不拘小节的邱贻可怎么突然关心起单个人的生活琐事,但还是马上同意了。毕竟这个陈玘,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老子可得把婆娘养的……白白胖胖不行,但至少不能瘦啊。邱贻可握紧拳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年关将至,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过年。周围山头上的土匪也开始活络了,最近多了好几起抢钱杀人的祸事。剿匪就这么提上了日程。


         俗话说,柿子要捡软的捏。众多山头之中,最容易收编的当属原来的黑风寨。当家的匪首有个好名字,叫张继科,绰号大黑狗子……不是,藏獒。靠带着二当家方博劫富济贫,养活寨里的一众老小。倒也没干什么坏事儿,就听说一条,强抢民女。抢完还不算,还突然连十几年的寨名都改了,改叫白龙寨。


         可奇怪的是,没人知道这个民女是谁家的,从哪儿冒出来的。驻军问了一圈愣是没人晓得,这事儿不了了之。


         只听说又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娃娃。


         上山那天邱贻可骑着高头大马在前边,陈玘恨不得能躲到队尾去。枪法好就要被挑出来当警卫员这种事儿怎么从来没人跟他说过?直到被邱贻可派来的人领走,陈玘还是晕晕乎乎的。什么什么玩意儿,怎么突然就卷铺盖换地方成了副司令警卫员。


          邱贻可为这事儿跟郝帅磨了特别久,最后以脾气好著称的郝教员也不耐烦了,直接开口怼他,“别以为我不晓得你的花花肠子。”


         “啥?”也不知道邱贻可是真还没反应过来郝帅在说什么,还是又在装傻充愣。


         “从不来听文化课,一来眼珠子粘人背后。你当我傻啊?”


         “……”


         自家婆娘放出去要不回来,郝帅就是死活不同意把屋头啷个拉在身边当警卫员。愁人。



          一队人磨磨蹭蹭终于上了山。寨门大开,正厅里大马金刀坐着个穿长衫的男人,端着碗茶细细撇了沫子才送到嘴边。


          陈玘视力不大好,躲得离邱贻可远远的后头看了半晌只觉得这人眼熟。


          “邱长官远道而来辛苦了,不如先……”


          陈玘听见说话的声音眼圈都快红了,直接从藏身的柱子后面跳了出来,“龙仔?”


          原本正襟危坐的男人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玘哥!”




评论(6)

热度(34)

  1. 浪浪浪里个浪乔维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