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浪里个浪

浪浪浪浪

【浪人组/AU】抢亲2

1.@乔维_  和乔先生的联文
2.我们的口号就是搞事,搞事,搞事!
3.我这差点跟脱缰野狗一样圆不回来了。


        流年不利,这特么都什么事儿。陈玘一边往外走一边想着明个儿一定要把城南那算命摊儿踹了,还得把那什么瞎算子的胡子剪了。
        城南有个算命摊儿,摊主姓刘,整天戴着一副圆墨镜,也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盲。据说他算命极准,还有人特意赶过来找他算命解惑。
         那天陈玘知道自己家老头又看上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丫头,懒得在家听那一群姨娘哭唧唧就出了家门溜达。晃悠来晃悠去就到了城南口,刚打算扭头朝北边去,就听见边上的算命摊儿喊他。陈玘也听说过这刘半仙的名声,正好没事就坐了过去问问这老头儿有何指教。
        “马为走动,奔驰之象。四柱逢之主人好动,必有走遍东西南北之行。陈大少爷的驿马星动,看来最近有出行和动迁的可能性啊。”
         陈玘听了也没在意,动迁,从二楼搬到一楼了算不算动迁。陈玘的不以为意至于他对刘半仙后半截的话完全没听进去,放下两个大子儿就回了家。
        陈玘现在想起来那刘半仙说的好像是说命中贵人要出现,可现在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这位怎么看也是个冤家,是个讨债鬼一样的存在,奶奶的这个刘半仙是个骗子。

        陈玘左拐右拐甩不掉这个讨债鬼,正在盘算着在老头子纳妾的时候见血好不好,好在肖战总算是找了过来。肖战一看邱贻可一脸被什么糊住了心的迷糊样,当即一脚踹了过去。
        陈玘瞅着面前的讨债鬼被这个光头钟馗收拾的稳稳当当,提溜着领子站在那也没了刚才的气性。陈玘看在肖战一直道歉的份上也没说什么就让肖战把人带走了,陈玘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觉得自己脾气好,要别人早就把这醉鬼崩了,自己脾气真好。
        晚上陈玘也没吃好饭,肚子饿的咕咕叫,正想去厨房炒个鸡蛋吃个宵夜,刚走出屋就听到二楼凭栏处细细碎碎的声音。陈玘停住了脚步靠在墙上听,原来是老头儿房里的老三和老六,陈玘对女人的八卦碎语没什么兴致,正打算去厨房又被接下来的话打断了动作。
      “姐姐,你说老爷这又娶了一个丫头,还没到十六呢,那小脸嫩得出水,那小腰儿细的,一说话软软的调调,你说这以后老爷还能来看看我们么,这日子啊没法过了。”
         “我说妹妹啊,你这担心什么啊,你才十九呢,你这也正青春,老爷不过是一时图个新鲜。说白了嫩葱儿是水灵,可是哪有老姜够味儿不是。要我说这家里咱们谁也不用担心,该担心的另有其人。”
        听到这儿陈玘也有了点兴致,他也想知道知道到底谁该担心,不是今天强颜欢笑的各位姨娘还能是自己?这时候楼上的那位也止住了抽噎,一样好奇地发问。
        “我告诉你吧,不是别人正是咱们这大少爷。”
         “大少爷?怎么可能啊姐姐,他可是老爷独子,老爷平时宝贝都来不及呢,你看看大少爷要什么老爷给什么,做什么事老爷都护着,怎么可能。”
         “傻妹妹,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看看老爷纳的这几房,一个比一个小。男人最怕什么,就是怕自己的女人不老实。说句实话,要你选你要老爷还是少爷?至于独子这事,你觉得这十房女人都是不下蛋的鸡还是老爷不行,我告诉你吧,就算是老爷不行,以后也会有小少爷出生。”
        “那大少爷……”
         “老爷之前来我屋时候提过几次,要么给大少爷说门亲事分出去,要么就送出去当个职,找个机会再给塞个姑娘……”
         后面的话陈玘没听,也没去厨房,他早就一股气顶着给顶饱了。这算什么世道,自己爹防着自己儿子,这大少爷谁稀罕,谁惦记那群妖艳贱货,老子的女人一定得是花木兰那种,得是新时代女性。
         陈玘越想越气,干脆摊开了地图,掏出个银元就往上扔。陈玘想着扔到哪去哪,不是不乐意自己在家待着么,小爷还不乐意看你们一天天的纸醉金迷呢。
        银元敲打着桌面发出清脆声响,陈玘凑过去拾起银元,瞅了一眼银元刚刚覆盖地块,四川。四川倒也不错,天府之国自己去耍耍也好。刘半仙不是说自己驿马星动,要远行么,自己这也算是应了这天象。看来不用去踹他的摊儿了,自己也没空了去踹他的摊儿了。
         一股子冲劲儿顶着,陈玘当晚就收拾好了简单的行李出门去火车站,赶着买了最早的一班车踏上了去四川的路。火车提速把两边的风景远远的甩在身后,风亲吻着陈玘的脸,抚摸着陈玘的头发。陈玘瞅着景,心里盘算着到了四川能做些什么,做生意,当个教书先生,这些都太平淡,没劲儿。思前想后陈玘决定去看看川军招人不,金戈铁马的生活才适合自己。
        离家出走的陈玘正在火车为自己的热血报国的想法而骄傲,热血沸腾中的他却忘了,那个讨债鬼的口音和军装似乎都是四川地界的。

评论(8)

热度(31)

  1. 乔维_浪浪浪里个浪 转载了此文字
    搞事第一步,宅斗我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