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浪里个浪

浪浪浪浪

佳片有约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X3
切勿上升正主X3
文笔不好致歉X3
以上X3
【手机渣排版致歉】
—————————————————————
        陈玘喜欢看电影,为此他还开了某视频网站的VIP,就是为了方便自己没时间去电影院时候也能第一时间在线下看到。为什么不在网上搜索资源非得等VIP,陈玘说画质太差还得下载,麻烦。开个VIP没电影还能看看电视剧,舒坦。
        邱贻可对电视电影没什么特殊要求,除了体育和新闻也就看看抗日的片儿了。年轻时候倒是还爱看点港产片,陈玘那个时候还笑他是不是港片看多了,脸越长越港星。
        气血方刚的年纪最适合看些兄弟情之类的助长自己的英雄梦,两个不羁的少年每到休息日时就爱挤在一起,一起看把兄弟义气刻画的淋漓尽致的港片。那个时候邱贻可做梦都会梦到自己过着背后有兄弟,怀里有爱人的叱咤风云我任意闯的日子。日子渐渐过去,不羁的少年们渐渐学会了张弛有度,梦里背后的兄弟和怀里的爱人也融为一体,变成那个一直陪着自己的人。
       
          
        转型之后的两个人分隔两地,不再像以前一样能在一起一边讨论情节一边欣赏电影,偶尔趁着无聊的酱油时间偷偷的亲一下对方嘴角。基于现实情况,往往都是陈玘得了空去了趟电影院或者在网上看完后,邱贻可在电话的另一边听着陈玘给他讲个大概。
        陈玘有个毛病,他讲着讲着就会讲偏,讲到后面才想起来前情提要漏了几个,又赶紧绕回去补上。往往一通电话下来邱贻可脑补的情节跟影片已经有些不一样了,但是他却乐此不疲,他说这样有助于了解陈玘的想法和观念,能维系感情。
        

       有一天,陈玘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一个系列电影终于上映了最后一部。他再三确认了自己那几天的时间安排,马上预购了一张离自己最近的电影院的票。付完款后,陈玘随手截了张图扔在了朋友圈。陈玘也没给它配个文字,大喇喇的一张图就那么出现在了邱贻可的朋友圈里。邱贻可瞅了瞅图上时间,想了几分钟就打了个电话给比伯,毕竟这预售这玩意儿他有点弄不赢。
        到了看电影那天,进场前十分钟陈玘接到了邱贻可电话,这头儿的大银幕上已经开始播着银行和车子的广告了。陈玘压低声音问着他有什么事,邱贻可没回他的问题反而问他带了耳机没,带了耳机就插上。
        电影快开始了,陈玘赶紧从口袋里翻出来耳机插上,又问了一遍什么事。邱贻可确定他带上了以后才说,“没事,陪你看个电影。”
       电影是美国的丧尸片,邱贻可不爱看这些,他总觉得有点膈应,人类何苦作死为难自己。大概是系列的最后一篇,主角也比之前更加神勇了。邱贻可听着电话那边的人呼吸,一会一句小声的卧槽,心思早就不在剧情上了。他的心思早就顺着电话信号,从成都飞到了南京。
       电影结束了陈玘的声音也不再压抑,他对于浪人这突如其来的浪漫表示了赞许。邱贻可接受了陈指导的称赞后顺理成章的要求给个赏儿,陈玘问他要什么,邱贻可想了想说。
        “你给我讲一遍这个电影吧,这个姜丝片前面我都没看过,不太懂。”

评论(6)

热度(21)